稻城亚丁:在那梦境中的世外桃源(组图)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1/11/15 15:07:31  点击:2174
    核心内容:夜幕降临了,我坐在帐篷前面,面对着藏民们称为夏诺多吉的巨大的山峦。此时云已散去了,雷神的光彩呈现在眼前,那是一座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形的山峰,它的两翼伸展着宽阔的山脊,像是一只巨型蝙蝠的翅膀……
    相关景区:稻城—亚丁

      “夜幕降临了,我坐在帐篷前面,面对着藏民们称为夏诺多吉的巨大的山峦。此时云已散去了,雷神的光彩呈现在眼前,那是一座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形的山峰,它的两翼伸展着宽阔的山脊,像是一只巨型蝙蝠的翅膀……”——约瑟夫·洛克,美国植物学家、探险家,1928年。

      阳光和山坳里的亚丁村安静地对坐着。亚丁在藏语里意为“向阳之地”,村寨里只有28户人家,不到200人。

    稻城亚丁

      从成都去往稻城

      从成都西去稻城,一路经过浪漫的地名,雅安,青衣江,二郎山,直到过了康定,在云雾里绕过折多山,浪漫就变成了晕眩——高尔寺山4412米,剪子弯山4659米,卡子拉山4700米。在川藏线上的诸多大山里,折多并不算最高的山,不过却是藏汉文化的分界。中国庞大的康巴藏区东界就从这里开始,折多以西称“关外”,以东称“关内”。

      从成都出发,次日中午时分方能到达理塘。这是一条三岔路的岔口,往西走就是走巴塘进藏,往南走是稻城。理塘,平均海拔4020米,这个号称世界第一高城的县城坐落在四面环山的毛垭草原上,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平坦宽广有如铜镜的草坝”。每年夏秋之际,百花盛放,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汇集在广袤的草原上举办赛马节,赛马、射击、歌舞,一应俱全。

      傍晚,经过19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抵达稻城。我住进一户藏民家。很地道的藏式房子,厨房到处挂着闪闪发光的铜器和瓷器,客厅是花花绿绿的藏式地毯,桌上摆着铜壶,墙上挂着活佛的画像。灯是昏黄的,整个屋子泛着古旧的光泽。

      →Search For 稻城亚丁

      最佳旅游季节:4-10月。最上相的季节是秋季。稻城的秋季晴朗天气较多,适于拍摄,尤其在夜晚和清晨观看神山,如梦如幻。

      行程必备:4-10月间稻城气温大致在5℃-20℃,亚丁景区大致在5℃左右,早晚温差大,一定要带上秋衣秋裤、毛衣和羽绒服。有条件的最好带上头灯、防水手套、冲锋衣以及冲锋裤。

      高原反应:绝大多数游客初到稻城,都有程度不同的高原反应,属正常情况,其症状会逐步减轻或消失。服用肌苷、复合维生素、鱼肝油等可抵抗高原缺氧干燥的气候。泡服本地生长的红景天效果更为明显。但有严重心、肺疾病,高血压患者不宜到高原旅游。

      【稻城亚丁 此心安处是桃源】

      六月,路上的雪

    稻城亚丁美景

      再次出发的时候,才凌晨4点。正是六月,借着车灯却可以看到路两旁新下的雪。去亚丁的路沿山盘旋而上,太阳渐渐出来了,驱散晨雾,把到处都映得金光透亮。整个山林好像变成半透明,有液体在空气中流动。

      到了山坳里的亚丁村。雪山被云遮住,还没有出来。阳光和这个小小的村子安静地对坐着。亚丁在藏语里意为“向阳之地”,村寨里只有28户人家,不到200人。

      信步走进一家藏民的厨房,问能不能一起吃个早饭。这样没有缘由的打扰竟然换来一脸笑容,藏民大妈指指灶台边的小板凳,示意我坐下,自如地倒了一碗酥油茶,又煎了个鸡蛋放到我碗里。没有对生人的提防,也没有过分的盛情,自然得像自家人一样。

      消失的香格里拉

      从龙龙坝慢慢往上走,一路风景轻轻淡淡,有山有树有溪流有草甸,树是一簇儿一簇儿聚集在一起的,感觉是一片笼着雾气的桃花林,溪流边有马儿在喝水,有点像怒江峡谷里迪千当的景色。此地原是冰川堰塞湖,由于仙乃日脚下的冰川湖泊决堤后冲垮了这里的湖泊,才形成今天的地形地貌。

    轻轻淡淡的沿路风景

      自冲古寺开始,渐渐显出些荒凉,光秃秃的山巍峨险峻。三个小时后,将近络绒牛场,脚步一步一步挪近,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 一点点显现出来。北峰仙乃日意为“观世音菩萨”(6032米)、南峰央迈勇“文殊菩萨”(5958米)、东峰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5958米)。三座都是守护亚丁藏民的神山,藏民们说,若能够朝拜三次神山,便能实现今生之所愿。

      我扫了扫牛粪,在络绒牛场的草地上坐下。站在我面前的夏诺多吉,和约瑟夫·洛克眼中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我如今的所在,身边不时有马夫过来问要不要骑马,或者小贩过来兜售新奇的东西。而80年前,这里只驻扎着洛克和他的考察团,静夜的时候,只有他与神山对望。

      1928年,约瑟夫·洛克两度来到亚丁,进行了总长将近一个月的考察。他搜集当地各种动植物标本,绘制地图,还撰写了《贡嘎岭香巴拉,世外桃源圣地》,有76张图片。文章这样开头:“在整个世界里,有什么地方还能有如此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者……”他的文章刊发在《国家地理》上,瞬间引起轰动。当时的西方,正是刚刚开始为东方神秘景色着迷的年代,尤其是中国的藏区。回头看《国家地理》发家史,原本半死不活的一本地理学术期刊,因为缺稿而刊登了几十张西藏的照片,误打误撞一夜暴红。只能说,洛克关于稻城的文章,出现在了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据说正是他的文字和图片,启发了希尔顿写下著名的《消失的地平线》,留给世人“香格里拉”这样一个神秘的词汇,和武陵源一样,已经成为了世外桃源绝美之境的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