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极地深寒快乐 体验北极村马拉雪橇

来源:互联网  时间:11/16/2011 12:35:47 PM  点击:1644
    核心内容:小时候在看《林海雪原》时,经常被书中的穿林海,跨雪原的雪橇深深的吸引;再看过有关东北的影片后,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马拉雪橇”,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对,就是一定要在东北那疙瘩,尝试尝试这个滋味!

      小时候在看《林海雪原》时,经常被书中的穿林海,跨雪原的雪橇深深的吸引;再看过有关东北的影片后,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马拉雪橇”,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对,就是一定要在东北那疙瘩,尝试尝试这个滋味!

      2月3日08:30,漠河北极村非凡的红的太阳,映照过后的天,非凡的蓝,加之白茫茫雪原,白皑皑的屋顶,以及袅袅冉冉的炊烟,就在这童话仙境之中,一匹雪白的骏马飞驰而来,望着渐渐而近的骏马,想着我们将要随着骏马划过这意念般的境界……

      房东的细语,打断了我的遐想,你们的第一辆雪橇到啦,由于好奇,我提出先尝尝鲜,出门一看,马是雪白的马,只是这雪橇,几根棍子拼凑在一起,一张兽皮(估计是虎皮)搭在上面,没有轱辘,没有转向,没有靠背,没有刹车,这咋能坐人,以及行走呢,管它呢,上了再说,第一个跃上的我,第一次的陷了下来,原来雪橇里面是空的,随即好好波波童童解解泻泻一个个的冲了上来,我们终于又有啦一次的背靠着背,背找着背的经历。就这一匹马,能拉得动我们一行六人吗?我担心的问,车把式,幽默的说,你们有半吨的木头重吗,我数了数,告诉车把式,我们加起来可是超过了半吨也,车把式看了看车上的四位千金,笑啦,不够数!

      车把式的一声使唤,马拉着雪橇,雪橇载着我们启动了,干嘛呀,不停使唤的马,老往俄罗斯方向奔跑,车把式笑啦笑,他的媳妇在俄罗斯,随着马的速度的加快,雪橇上面的我们相互的依偎,但是簌簌的寒风不断的袭扰着我们,我们的心又一次的贴上了,温度第一呀,可气的是,这马估计也是严寒的缘故,尽往下面掉毛,可怜的我满身马毛,被狼们一直笑到敖鲁古雅。

      当马拉着我们驶过白茫茫的雪原,进入村子后,马的速度又渐渐的慢了起来,无论见了谁家院子里面的马,都是停滞不前,而且还要呼唤几声,又是车把式的风趣,让我们联想到思春,车把式语:马的春天到了,他思春啦!千真万确的车把式语!好不轻易的让马,终于驾到了杏花村。冷死啦,上黑龙江边,到神州第一哨,神州第一碑,果断不在享用雪橇啦,我的英明决定在后来的实现中,得以充分的体现、认同以及深深的对我的敬意。

      用过早餐,车行至中国第一哨时,突见前面一群白糊糊的东东在拦我们的车,哦,原来是小木和思春他们,坐着马拉雪橇已经先期到啦第一哨,嗨,心痛啊,他们那还象人样吗,白白的头发,白白的眉毛,白白的胡须,总而言之,身上只要有毛的地方,以及裸露的地方,几乎变成了白色的霜,当时我们车的MM们,都心痛死啦!这就是长时间享受马拉雪橇的结果。

      可笑的是,返回北极村的途中,马可舒适啦,不是马拉雪橇,而是人拉雪橇,因为,小木思春他们已经冻得不行,而采取的果断措施,聪明了一回。

      大家。还想尝尝这马拉雪橇的滋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