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3万年前,还是500年前?——水洞沟留给时光的思考

来源:互联网  时间:8/2/2012 2:20:59 PM  点击:2163
    核心内容:中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这是3万年的距离;中国唯一保存最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这是500年的距离——水洞沟的宣传资料上是这样显示的。不过500年的距离总归显得遥远,更何况3万年,即使要想象,也很难在脑海里构建一个具体的轮廓。所以,水洞沟是一个需要用指尖亲自触摸的地方。
    相关景区:水洞沟
        位置:水洞沟位于银川市灵武市临河镇长城脚下,距银川市中心24公里,距河东机场11公里,银青高速辅道可达。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从银川市区前往水洞沟,出了城,上了高速,拐进茫茫平原。

      中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这是3万年的距离;中国唯一保存最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这是500年的距离——水洞沟的宣传资料上是这样显示的。不过500年的距离总归显得遥远,更何况3万年,即使要想象,也很难在脑海里构建一个具体的轮廓。所以,水洞沟是一个需要用指尖亲自触摸的地方。

      建立在三号发掘点之上的水洞沟遗址博物院是我们的第一站,这一穿越就是3万年的时光。1923年的夏天,来自法国的古生物学家德日进、博物学家桑志华和他们的驼队来到明代长城脚下的张三小店,他们为了追寻远古人类足迹而来,并最终在这片荒原上邂逅了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我并不是很能体会两个外国人不远千万里来到一个陌生国度,只为探索他们也无法百分百肯定的东西的存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毅力,但走完整个博物院,逐渐对3万年的距离有了一个初步而模糊的概念,并且对于那样一个遥远的时代开始有所思考之后,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他们这份坚持的核心价值。

      3万年的水洞沟人是如何生活的,这些从博物院的体验区大概都能够了解,但在山洪暴发、山崩地裂之后,这些人又去了哪里,成为所有走出体验区的人最关心的问题。没有答案——这就是历史的好玩之处,总会留下一些未解之谜,考验着当代人的智慧、耐性与探索精神。复制还原的张三小店和水洞沟村所流露的信息,也都与这段历史有关,匆匆踏过,但感慨已生,准备慢慢去消化。

      水洞沟的奇妙之一,在于时间的跨越,从3万年到500年,其中的2万9500年交错在风中。来自明长城的气息穿过我的发梢,长城包围下,是水洞沟一号和二号发掘点。在沙湖、在沙坡头、在通湖草原,我都能从自己的情绪中抽出浪漫的因子,但在水洞沟,我却不能。古老的土层散发出一种异常沉淀的气息,即便不了解它所经历的漫长历史,但只要想到如此悠长的时光从它身上穿梭而过,就能明显地感觉出一股强大的气场。我被压制得浪漫不起来,但另一方面也确实被勾起了一种探索的欲望,尽管在茫茫历史长河面前,个人何其渺小,但人一旦有了求知的欲望,一切就有了可能。

      穿过芦苇丛,拾级而上,越来越接近黄土夯筑的明长城,回头眺望是一片葱茏的鸳鸯湖。站在明长城之上,左手宁夏,右手内蒙古,连带着心绪都变得无比豪迈。

      对水洞沟的另一大兴趣自是在于其明代藏兵洞,但到达藏兵洞的过程可谓曲折。坐船过红山湖,换马车穿过红柳滩,换乘驼车走一段,进入大峡谷再步行一段,才算到达。过程越曲折,人的期望值往往就会越高。很多人会先给自己预设一个比较低的期待值,觉得如此一来便不会失望。我不是,我更喜欢期望得以实现的满足感。而藏兵洞已经远超了我的期望。

      我常常觉得古人的智商与当时的硬件完全呈反比,虽然目前清理出来的洞道只有1200多米,但其细分的区域功能、变化莫测的通道、遍布的陷阱机关,都足以说明这套军事防御系统的精致,那完全是智慧的呈现。我们以游客的身份来感受已不具威胁的机关暗器,但从这些尖锐可怖的设置来看,心理胁迫性仍旧存在,那就遑论当年都是真枪实弹的情况了。心惊胆战地走过200米长的陷阱区,等探头到地面时已身在红山堡,原为明代的兵营和将军府邸。

      令人思量的是,在红山堡瓮城处,据说一原为庙宇的地方,现在留有一对殉情男女的骸骨,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也不知道他们为何殉情,为何选择这里,只是望着这茫茫黄土,觉得有那么一丝悲凉。

      水洞沟,在这样一个受到时光眷顾的地方,应该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思考的,可以沿着明长城将几百年的历史回顾一遍,可以在藏兵洞里摸索着冰冷的石壁感受几百年前硝烟弥漫的紧张氛围,也可以无边无际地猜想3万年前的水洞沟人离开家园后去了何方。无论这些思考有没有答案,都是一种价值,水洞沟存在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