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山东曲阜的孔庙体验一次文化之旅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3/9/17 10:19:22  点击:6377
    核心内容:记得做导游时,我经常给客人炫耀:山东没有什么可牛的,只是出了一个万世师表孔子,影响了中国几千年而已;100年的发展看上海,500年的文化看北京,2000年的文化看陕西,而5000年文明看山东曲阜。
    相关景区:三孔旅游区

      记得做导游时,我经常给客人炫耀:山东没有什么可牛的,只是出了一个万世师表孔子,影响了中国几千年而已;100年的发展看上海,500年的文化看北京,2000年的文化看陕西,而5000年文明看山东曲阜。

      第一次参观三孔是学校组织的,这是小长假,学生纷至沓往三孔,当时深深被它的文化所吸引,我们的导游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呢。

      曲阜是个宁静的小镇,市区内看不到高楼大厦,古城里面的建筑也是古香古色的,为什么不让建高楼呢?导游说先卖个关子。

      这是孔庙的第二道牌坊 “太和元气” 坊,源于太和元气乃万事万物之根本,而孔子的思想孕育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所以当时的山东巡抚就大笔一挥,提了此名。

      再往里能看到 “至圣庙”几个字,这个牌坊说是孔庙的标志,赶紧过来拍张照吧。来到孔庙会看到很多牌坊上都有这种小动物,它们叫“辟邪”,传说中还是龙的九子之一呢。

      孔庙共九进院落,检完票后豁然开朗,已经到了第三进院落了,往前望去一水跨过三桥,壅水环绕如璧,取名“璧水”, 往上走寓意步步高升,往下走寓意后继有人,赶紧走两步吧。 

      转眼又到了第三道大门”弘道门”,来源于论语“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人要不断加强自身修养,从而由浅入深地认识“道”提高自己。

      踏过弘道门,迎来大中门,宋代时大中门才是孔庙的正门。“大中”是赞扬孔子“中庸之道”的。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不偏之为中,不易之为庸。“中庸之道”即不偏不倚能够独立存在的天下唯一之正道,是儒家的一贯主张。在伦理学上,孔子把“中庸”视为人格完善的标准,把“中庸”作为一种道德标准,视其为最佳尺度,对人和事能够做到不偏不倚,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时至今日,中庸之道还为中国乃至世界所信奉。

      过了大中门,就见一座高大的建筑横峙在面前,那便是以藏书丰富、建筑独特而著称于世奎文阁。据说康熙年间有一次比较大的地震,人间房屋“倾者九,存着一”,而奎文阁岿然不动,安然无恙,此为建筑史上一大奇迹。

      奎门阁前两侧,是四座明代御碑,人们习惯叫做“龟驮碑”。其实这些驮碑的动物不是龟,是神话传说中龙的儿子,叫赑屃,一般皇帝立的御制碑才有它来驼,并且碑文将孔子思想推崇到极致,有一块碑的碑文写道:“孔子之道在天下,如布帛粟菽,民生日用不可暂缺。”意思是说孔子之道就像人们吃饭、穿衣一样,天天不能缺少。

      一座座石碑见证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导游指着一块大石碑介绍说,孔庙内最大最重的一块碑应数这块清康熙御制碑,碑身重35吨,加碑趺共65吨,此碑石料采自北京的西山,在当时的条件下,能将此碑安然运抵千里之外的曲阜,实在令人惊叹,运抵路线是经京杭大运河从通州运到济宁,中间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后从济宁征用民工600多人,耕牛400多头,趁冬季结冰,地面泼上水,45 公里路用了15个昼夜才运到曲阜。

      这个院落就是有名的十三碑亭,此院落大小碑刻50多座,最后落成的是清朝的碑亭,空间摆放错落有致, 

      两屋脊相对建筑学上叫“勾心斗角”,这样据说能够节省建筑空间,后人把这个成语衍生为人跟人之间明争暗斗,不怀好意,孔庙真是一步一个学问啊。

      在大成门内东侧有一棵桧树,叫“先师手植桧”,这几个大字是明代著名书法家杨光训的手书。相传孔子当年曾在此亲植桧树三棵,后枯死两棵,雍正十年复发新枝,几经荣枯留存至今。树高15米左右,先师手植桧历来受到重视,过去人们把它看作孔子思想的象征,它不仅与孔氏家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此桧日茂则孔氏日兴”,而且还同封建统治者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孔子首创私人讲学的风气,以“有教无类”为办学方针,杏坛,就是为纪念孔子当年“杏坛设教”而建的。孔子杏坛设教最早见于《庄子?渔父篇》: “孔子游于缁惟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试想一下老夫子休坐乎杏坛之上弦歌讲学,是何等的荣幸啊,我好妒忌他的弟子啊。

      终于来到孔庙的主体建筑——大成殿了,导游说这个时候之前卖的关子可以解释了,原来市区规划所有建筑不得超过大成殿的高度:24.8米,

      大成殿是祭祀孔子的中心场所。“大成”二字出自《孟子》:“孔子之谓集大成。”大成殿始建于宋天禧二年(1018),后毁于大火,现存这座大成殿为清代雍正年间重建,重檐九脊,黄瓦飞甍,雕梁画栋,气势雄伟,与北京故宫太和殿,泰山岱庙天贶殿并称为东方三大殿。大成殿四周廊下环立的28根石柱,用整块石头雕成,工艺精湛。尤其是殿前廊九根深浮雕的滚龙柱最为引人注目,每柱二龙,跃然石上,上下对翔,升腾盘绕戏一颗珠子,神态各异,无一雷同,越看越有动意,栩栩如生。据导游讲,古时候皇帝来此朝孔时,孔家都要用黄绫把龙柱裹起来,不让皇帝直接看到,因为这些龙柱超过了皇帝住的金銮殿,怕皇帝嫉妒,拂了皇帝的兴致。殿门之上,悬一块蓝底金字的牌匾,上书“生民未有”四个大字,意指孔子世人无可比及。

      大成殿后面还有寝殿、圣迹殿,不过那天修葺两座大殿,未有幸参观。

      孔庙的参观就匆匆结束了,纵览整个孔庙,院深九重,规模宏大,气势雄伟,飞檐斗拱,金碧辉煌,到处透着与其他庙宇不同的高高在上的皇家霸气。其实,孔子生前不过是一不得志的布衣文人,去世时不过草房三间,现在这规模宏大的庙院,是历代皇帝不断增修扩建的结果。中国古代思想学说多如星斗,而历代王朝为什么独尊孔子呢?很多学者认为,是孔子学说中有一个叫“克己复礼”鲜明的理念所致。有一次孔子的弟子颜回请教如何才能达到仁的境界,孔子回答说,努力约束自己,使自己的行为符合礼的要求,如果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达到理想的境界了。颜回又问,那么具体应当如何去做呢?孔子答道,不符合礼的事,就不要去看、不要去听、不要去说、不要去做。由此可见,“克己复礼是孔门传授的“切要之言”,”是达到“仁”的境界的方法,是一种紧要的、切实的修养方法。经过历代王朝学者对其内涵的扩展,“克己”的真正含义就变成了战胜自我的私欲,而在这里的“礼”,也不仅仅是具体的礼节,而是泛指天理,“复礼”就是应当遵循天理。而历代帝王又都自称天子,他们的意志自然也就是天意天理,皇帝尊孔拜孔,进而普及民间,借以孔子的思想作为统一民众的思想意志的工具,是以维护贵族等级秩序为目的的,是为自己的统治服务的。当然,孔子的思想能世世代代传播下来,让人们所接受,所推崇,也说明其顺应民心,顺应自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包括我们现在倡导的“和谐社会”,据说源于孔子的中庸之道。

      经受了孔子儒家思想的洗礼,记得那天回去后又捧起了论语。